該不該立法保護動物?

本期策劃

執行

2014-10-22

現代保護動物、關注動物福利的法律,誕生于西方社會。1822年英國《馬丁法案》是現代最早的動物福利法。從此,法律的關懷對象,從人類擴大到整個動物界,動物第一次作為有“生命”的個體被重視,對待動物從私人事件變成了公共事件。

\
  
  最近,各類虐待動物事件傳得沸沸揚揚,許多人都在追問,對于這種殘忍對待動物的行為,法律上到底有沒有條文來加以約束呢?法律專業人士說,目前我國在這方面的規定還是空白,而在虐貓、虐狗公共事件接連發生、引起輿論高度關注的背景下,這個空白還應該及早填補。
江心嶼內貓咪慘遭虐殺
  
  近日,網傳“江心嶼景區內,四五名男女將一只貓咪懸吊樹上,一女子手握美工刀,競以活剝貓皮為樂,可憐的貓咪發出陣陣撕心裂肺的凄厲叫聲,令人膽戰心驚。一參與活剝貓皮的男子說:‘是我們捕獲的野貓,肉好吃得很’。”
  由于此消息還配上了6張看上去非常殘忍和血腥的照片,因此便引起了網友們的廣泛關注,短時間內便被大量轉發,其中一家媒體的官方微博,截至當晚9時,其轉發量已達到一萬六千多次,而眾網友的評論也無不對此殘忍行為予以譴責。虐貓事件真相到底如何呢?
  記者來到了江心嶼景區管理處,此時,一名陳姓相關負責人正在調查此事。他說,10月15日晚上,他就知道此事了,次日一早就進園進行了調查,目前已經確認此事為景區游樂場三名員工所為。
  該負責人介紹,江心嶼游樂場所屬單位為溫州市江嶼游樂園有限公司,涉事三人為該公司的員工,分別來自貴州、湖北,均系男性,并非網上所說的有一名女子參與,照片中長發者是男性,并且是該游樂場的一名管理人員。
  隨后,該負責人找來了這名楊姓管理人員。楊某承認,事情確實是他們做的,不過那是只死貓。他說,他們上下班都吃住在游樂場,殺貓的現場距離他們公司的員工食堂很近,因為近來他們發現食堂里的飯菜經常被偷吃,起初他們以為是老鼠,就放了些鼠藥,后來在員工食堂的走廊里發現毒死了一只貓。事后,他們三人中的其余兩人,一個是他的貴州老鄉楊某、一個是湖北的黃某,說是扔了可惜,不如將它燉了解解饞。
  后來,他們就在樹林里動手宰了,其間被游客給拍到了。當晚,他們將這些貓肉紅燒后吃了,不過他本人沒吃,貓皮、貓頭都扔了。
  楊某說,當時他根本沒有想到事情會這么嚴重,以為只是弄一只貓而已,沒什么的,現懊悔不已。
駱駝乞討——令人心碎的“風景”
 
\ 
  
  近日,據微博網友爆料,廣東佛山街頭出現了牽著駱駝乞討的乞丐。圖片上的駱駝四肢從膝蓋處被截肢,只能趴在地上,十分可憐。今年以來,我國廣州、深圳、溫州、紹興、廈門、福州、九江、合肥等地均出現了牽駱駝乞討的狀況:駱駝們或被截肢,或者有殘疾,且全都骨瘦嶙峋,健康狀況堪憂。
  被截肢的駱駝如小山一樣,跪趴在馬路邊上,連同旁邊跪著的駱駝主人,成為一道讓人心里陣痛的“風景”。跪地乞討是很多人的“生存之技”,人們已經見怪不怪了。然而,乞討者之時拉上無辜的駱駝,甚至砍掉駱駝的四肢,為的就是裝扮的更加可憐,賺取人們的同情和金錢。如此冷酷、拙劣的乞討方式,是在是讓人憤怒。
  駱駝這種忠誠而堅韌的動物在沙漠中穿行,它們不易饑渴不怕辛苦,在人類運輸史上和文明史上功不可沒。但是,人類的文明史書寫到今天,駱駝已經從“功臣”變成“餐桌上的美食”、“乞討的工具”,這不僅是駱駝的悲哀,更折射出部分利欲熏心的人的無情和罪惡。
  古代絲綢路上的駝鈴聲漸遠,但是沙漠還在,駱駝還在。保護好駱駝使其不受非法侵害,實現人和駱駝的和諧相處,傳承好“駱駝精神”,這是歷史賦予我們的責任,更是義務。
猴藝傳承面臨困境 藝人被舉報虐待動物紛紛轉行
 
\ 

  在素有“猴藝之鄉”的河南新野,猴藝正逐漸沒落。這一具有鄉土氣息的街頭表演藝術,在城市管理模式與現代文明的撞擊中,逐漸被邊緣化并嘗試走上轉型之路。
  “翻個筋斗!”10月13日下午,河南省南陽市新野縣鮑灣村的一處農家院里,鮑慶山面對兩只半米高的小猴,發號施令。
  47歲的鮑慶山屬猴,是一名耍猴藝人,從事這一技藝已近30年。他將手里的繩子向下一頓,小猴們高高躍起又落在原地,沒能翻出筋斗。
  “在公園關了快倆月,猴子的技能生疏了。”鮑慶山說。
  今年7月份,鮑慶山及其哥哥鮑鳳山等四名耍猴藝人在黑龍江省牡丹江市街頭耍猴表演時,被牡丹江市森林公安刑事拘留,包括兩只小猴在內的6只猴子被關入公園,其間一只大猴死亡。
  13日的磨合訓練沒有持續太久。鮑慶山有些迷茫,猴子訓好之后是否還要出去賣藝。盡管法院9月23日宣布4人“社會危害性不大不需要判處刑罰”,但在看守所被拘留兩個月后,他的哥哥和同伴都不愿再從事這行。
耍猴人苦與樂
  在這場波折的前兩天,鮑鳳山兄弟和2名同伴,6只猴子來到牡丹江市。猴子怕熱,這里涼爽的天氣有利于猴子們表演。
  在距離文化廣場不遠的城中村的小旅館,為了省錢,四人和六只猴子擠在兩間10平米左右的房間里,每晚每人15元。關在籠子里的猴子,就地大小便,濃重的氣味彌漫在房間里。
  “但總比住涵洞舒服。”鮑鳳山說。近兩年,由于出門坐大客車,帶不了太多行李,他們開始住旅館。但2012年以前,他們一直住在涵洞、大橋下,隨身帶著被褥,用塑料布搭建帳篷。鍋都是隨身背著,找幾塊磚頭,從野地里撿柴火,就可以生火做飯。
  鮑鳳山兄弟和兩個同伴的家鄉——新野縣樊集鄉鮑灣村,是傳統的耍猴之鄉,目前村里有近千人耍猴。在過去的30多年里,鮑氏兄弟帶著猴子跑遍了中國20多個省份。他們只在秋收和春節回鄉呆很短的時間。
  外出耍猴,唯一的目的就是“掙錢”。鮑鳳山的老鄰居,58歲的耍猴藝人楊林貴說,上世紀80年代,耍猴人表演一天最多可以掙到10元錢;上世紀90年代能掙40多元,這是一筆可觀的收入,“幾乎家家戶戶出去耍猴”。如今一天也能掙一百多元,“比種地強多了”。這也使得鮑灣村在上世紀90年代,就比周邊村子富裕。
  耍猴藝人的街頭表演,收入全憑運氣,“給不給靠觀眾自愿,不給也沒辦法,走江湖得忍氣吞聲,最少一天連頓飯錢都掙不出。”楊林貴說。闖蕩江湖30多年,楊林貴總結出一套經驗:江浙滬和廣東老板多,出手大方。
  長期漂泊中,耍猴人與猴之間產生了親切的依賴感。新野耍猴人有條不成文的行規,表演結束后,人猴同食,而且第一碗飯先盛給猴吃,以示慰勞。“我們靠猴吃飯,不能虧待了它。”楊林貴說。
  在牡丹江的表演間隙,鮑鳳山會讓阿丹擰開一瓶礦泉水,猴一口,人一口,“它就是不會說話一身毛的人。”
  鮑鳳山覺得與猴相處輕松快樂,收入也不錯,但這一行苦處也不少。最讓耍猴人難過的是,他們經常像乞丐一樣被驅趕,有時候還會挨打。有一次,鮑鳳山表演完之后,向觀眾討錢,被一名東北大漢辱罵,“要錢老子削死你”。
  2003年在保定廟會上,楊林貴的同伴因為跟一名看表演的婦女要5毛錢,被婦女用磚頭砸傷,頭部縫了15針。
  最糟糕的時候,耍猴人甚至連猴都保不住。楊林貴記得,2000年他在成都火車北站表演時,就被綜治辦沒收了7只猴子,“7只猴相當于兩年的收入,我討飯扒車才回到新野。”
  但耍猴藝人并不太愛談這些不愉快的遭遇:“走江湖討生活,遇事得忍氣吞聲,掙錢回家才是正理兒。”
“非遺”末路?
  9月29日,鮑鳳山兄弟回到鮑灣村,與以往不同,這次并無久別還鄉的喜悅。
  鮑鳳山放下行李,直接去了地里摘花生。因為被刑拘54天,他錯過了秋收,花生在地里已經發了芽。
  兩人回家前,因耍猴被刑拘的消息,已在村子流傳。村里不少耍猴人都前來詢問究竟,他們都擔心未來外出耍猴是否會有法律風險。
  新野猴戲在2009年5月入選了第二批河南“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當地民眾和政府都十分看重這一名片。
  為了讓猴藝適應時代需要可持續發展,新野林業局主管的新野獼猴藝術協會發起人黃愛青說,政府支持他們把猴藝由街頭表演向景區、動物園表演,甚至與廣告公司合作轉型。
  但是,楊林貴、楊志合、鮑鳳山等第二代耍猴藝人,并不打算讓自己的孩子繼承猴藝,除了耍猴吃苦,收入不穩定,“不體面”也是一個重要原因。他們希望“孩子讀書進城,做個體面人”。
  楊林貴說,街頭耍猴占地表演,近幾年越來越被警察、城管驅趕,“城里人看我們就跟要飯的似的,沒有什么尊嚴”。去年,他放棄了耍猴。
  觀眾們對于耍猴的看法也不斷改變。2011年鮑慶山在西安表演“猴子奪鞭”。在農村,這是最受觀眾青睞的節目——耍猴人將鞭子甩得震山響,在猴子身旁抽打,猴子則“疼”得嗷嗷亂叫。表演的高潮,被“鞭打”的猴子奮起反抗,奪下耍猴人的鞭子。
  但是不少圍觀市民指責鮑慶山過于殘忍,虐待動物,幾個憤怒的小學生當場撥打了110,鮑慶山被警察驅離。這讓他哭笑不得,“打猴子是假的,城里人太生氣了,都沒看出來。”
  動物權益保護是世界潮流。2011年,美國一家馬戲團在洛杉磯演出時,約有500人參加示威抗議動物表演;2012年,示威人數增加到了近1000人。今年10月,兩名新野耍猴藝人在長沙車站北路耍猴時,被舉報給長沙市林業局,林業執法人員以沒有“野生動物運輸證”,將他們驅離。
  猴子阿丹死后,一手把它養大的鮑鳳山陷入悲痛。為了不讓哥哥傷心,弟弟鮑慶山將兩只小猴放在自己家里。
  10月14日,鮑慶山和鮑鳳山找到新野縣獼猴藝術協會,希望能找到一份在景區耍猴的工作。“阿丹是主角猴子,沒了它,等于是斷了演出的活路。”鮑慶山說。
動物如果不是物,是什么?動物是一種生命!

\  

  今天,動物保護立法已不僅是一個觀念問題,它是一國法制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必然要求,是社會進步和經濟發展到了一定階段的必然產物,體現了一個國家社會文明進步的程度。我們期待著立法保護動物,我們有理由期待更人性、更文明的生活方式! 
我國動物保護立法存在的問題 
  
  我國在建國后的二十多年間也對動物保護立法做了不少努力,雖然在某些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績,但是從總體上來講,動物保護立法并沒有隨著社會的進步而發展,立法的總體水平仍然停留在起始階段,動物保護法的法律體系還存在諸多弊端,使得我國的動物保護工作經常遇到無法可依,有法難以執行的問題。
  從我國目前的情況看,動物保護法體系顯然不能包容現實經濟生活中涌現出的需要進行動物保護的大量客觀事實,即現有動物保護法體系跟不上形勢發展的要求。這主要表現在:
  第一、 動物保護基本法不完善。目前我國有關動物保護的法律規范包括對野生動物的保護、魚類的保護和動物防疫三方面的規定,已經初步形成體系,但至今還沒有一部統領全局的基本法。并且在我國目前的動物保護法體系中,只有1988年的《野生動物保護法》是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的,其他的相關條例大部分是圍繞著這以法律展開的,并且在《野生動物保護法》中只針對“野生動物”的范圍作了法律規定,保護的對象范圍狹小。
  第二、 許多單行法律、法規不到位。我國動物保護范圍有限,目前我國現行的有關動物保護的法律寥寥可數,除《野生動物保護法》、《動物檢疫法》等幾部單行法外,其他的只散見于《漁業法》、《海洋環境保護法》、《森林法》等若干零散文件中。其中除《野生動物保護法》(1988)、《陸生野生動物保護實施條例》(1992)和《水生野生動物保護實施條例》(1991)外,其他的法律多只提及動物,但均不以保護動物為目的。
  第三、 地方行政立法較落后。省級地方行政部門是執行中央立法,根據地方具體情況制定并執行地方立法的地方政府,但從全國各地總體情況看,在動物保護立法發面最突出的就是對國家法律的細化和補充還非常不夠。地方政府由于一些現實的考慮,因而往往會忽略本地的實際情況,大量照抄照搬國家法律的體例甚至內容等現象,從而導致地方立法成了中央立法的翻版。這樣不僅不能很好地細化補充國家法律,也未能形成適合于地方特色的動物保護法律。
我國動物保護立法的法律構建機制
  
  隨著人們環保意識的覺醒,已經有人提出了動物福利的概念。所謂動物福利,其核心內容即動物的五大自由:享有不受饑渴的自由;享有生活舒適的自由;享有不受痛苦傷害和疾病的自由;享有生活無恐懼和悲傷的自由;享有表達天性的自由。筆者認為,雖然動物福利的完全實現尚需一個長期的過程,但今后的動物立法應將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
保護動物的范圍應當擴大
  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法》第二條第二款規定:“本法規定保護的野生動物,是指珍貴、瀕危的陸生、水生野生動物和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經濟、科學研究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也就是說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法》只針對珍貴、瀕危的野生動物和對人類有益或者有重要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進行法律保護。其他野生動物和被人類馴化了的動物均不在法律保護的范圍內,這給其他動物的利益造成很大損害。比如在“劉某用硫酸傷害黑熊”一案中就不能以《刑法》第341條第1款規定的“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定罪量刑。而根據我國頒布的名錄和參加的環境協議等,大概只有3000種野生動物在我國法律的保護范圍內。據此,該法中的全部條文均是圍繞著“珍貴、瀕危”、“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展開的。在《野生動物保護法》第18條規定:獵捕非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的,必須取得狩獵證,并且服從獵捕量限額管理。《野生動物保護法》第27條規定:經營利用野生動物或者其產品的,應當繳納野生動物資源保護管理費。收費標準和辦法由國務院野生動物行政主管部門會同財政、物價部門制定,報國務院批準后施行。由此可以看出對于普通野生動物的保護,本法強調的只是行政許可和收費,對于那些大量的尚未發現有利用價值的或不起眼的小動物,該法根本沒有給予保護。
管理體制應當加以完善
  我國野生動物的監督管理體制主要體現在《野生動物保護法》第八條。根據此條規定,國務院林業、漁業行政主管部門分別主管全國陸生、水生野生動物管理工作。省、自治區、直轄市政府林業行政主管部門主管本行政區域內陸生動物管理工作。自治州、縣和市政府陸生野生動物管理工作的行政主管部門,由省、自治區、直轄市政府確定。縣級以上地方政府漁業行政主管部門本行政區域內水生野生動物管理工作。一方面 , 地方政府和各個部門往往以各自的利益為重,難以保證對動物保護進行合理的人力、物力投入。另一方面,管理權限分散,難以對動物實行有效的科學管理。
法律責任應當加強
  在法律責任方面,筆者認為應當建立健全政府職能部門的問責機制,使我國在動物保護方面的立法得到真正的實施,對執法力度不夠的要給予行政上的處罰。
  而對一般的公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41條第1款規定的“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和“非法收購、運輸、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或制品罪”。第2款規定“非法狩獵罪”中為公眾保護野生動物上了一道枷鎖,同時也為動物的保護起道了一定的積極作用。但“非法狩獵罪”存在缺陷。《刑法》規定的禁獵范圍、禁獵期間的限制,容易誤導公民認為在此期間和區域以外進行狩獵為法律、法規所允許,這與生態規律相沖突又與野生動物保護的立法目的相違背。因此,刑法對非法狩獵罪的規定不能僅僅局限于一定的時間和范圍。此外,我國也沒有關于虐待動物行為的處罰。目前各國都注重對虐待動物的行為以相應的懲罰。而我國現階段公眾動物保護意識薄弱,虐待動物的事件雖頻有發生,但沒有相應法律責任,導致現有動物法規在現實生活中不能起到威懾作用,不利于我國動物的保護。 
公眾參與制度的建立
  動物保護本身是一個社會公益與道德性的問題,幾乎每個人身邊都有動物身影的存在,動物和人有密不可分的關系。動物保護立法的遵守與貫徹依賴于廣大民眾的參與。
  公眾參與是一種全過程的參與,它包括預案參與、過程參與、末端參與和行為參與四個過程。預案參與是公眾參與的前提,也即在制定動物保護立法前要征詢公眾的意見,認真考慮有關單位、專家及各界代表的建議。過程參與是公眾參與的關鍵,是一種監督性的行為,表現為接受群眾對虐待動物案件的舉報,發揮新聞媒體的監督報道作用等。末端參與是指在動物福利案件中維護公民的合法權益,例如對積極履行作證義務的公民給予物質及精神獎勵等。行為參與是公眾參與的根本,包括宣傳動物保護(如國外規定“善待動物周”),成立民間性動物保護組織(其成員包括動物專家及法學家)等,以實現監督與自我監督的有機結合。
關注世界各地的小動物保護法
  
  目前世界上已有100多個國家制定了《禁止虐待動物法》 。回歸祖國的香港早已在上世紀20年代的《狂犬病條例》從防疫角度禁止食用貓狗;上世紀50年代,港府特別制定《貓狗條例》正式禁止食用貓狗,違法最高可罰款20萬,入獄3年。中國臺灣也早已有類似立法,除了防止瘟疫及食品安全風險,也體現了文明國度對弱勢生命的關懷。
意大利:三天不遛狗將被罰款
  意大利都靈市議會的一部法規規定:“狗主人可以騎自行車遛狗,但其速度不能使狗太勞累”;如果狗主人三天不遛狗,將被處以最高達650美元的罰款;主人不能給自己的寵物染色,或為了美觀,截去寵物身體的任何一部分,如割掉狗的尾巴等。意大利的動物保護法規規定,虐待或遺棄寵物者可被判入獄1年或罰款10000歐元。
臺灣:遺棄動物將處以高額罰款
  中國臺灣的規定是:“宰殺非肉用動物可處2000至1萬元罰款;棄養動物可處2萬元以上,10萬元以下罰款”。中國臺灣,絕育動物的上牌費要遠低于未絕育動物,這也是鼓勵絕育、控制寵物數量的手段之一。
加拿大:虐待動物最高處罰為監禁5年
  加拿大人享受全民免費醫療服務,寵物們雖沒這個待遇,但有保險公司提供寵物保險項目,主人若為寵物上了保險,就可以在它們生病時免掏昂貴的醫療費。加拿大最有名的“動物計劃”保險公司為狗和貓們準備了至少3種保險:醫療險、事故險和終身綜合險。加拿大人隊所有的動物都表現出一種特殊關照。今年5月,在加拿大“人道學會聯合會”等動物保護組織的推動下,加政府提出第52法案,修訂了原刑法中有關虐待動物的條款。法案規定,凡殺害動物都屬違法行為,故易虐待動物的處罰由以前的最長6個月監禁提高至5年。
英國:虐待動物的人將被剝奪飼養任何動物的權利
  英國現行的《動物保護法》是1911年通過的,之后陸續出臺了很多專項法律,比如野生動物保護法、動物園動物保護法、實驗動物保護法、狗的繁殖法案、家畜運輸法案等。在保證動物不受虐待方面規定得非常細致。在英國,養動物的人要以最好的措施對待動物,沒有達到法律規定的,將遭到他人起訴。處罰包括:罰款或送進監獄;沒收其所養動物送到政府或動物保護組織辦的護養區;虐待動物的人一段時間或終生被禁止養任何動物;即使是主人不慎造成自己的寵物走失,也要繳納25英鎊罰款。
 
 
 
 
有法可依,對小動物們來說絕對是一件安身立命的大事,我們多么期盼,在中國,小動物保護法能早日出臺,小動物們的生活有所保障,避免更過類似虐貓、虐狗事件的發生。 你對“該不該立法保護動物”有何看法?參與討論請登錄法制生活網并與我們分享你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