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包型盜竊的數額是否應以實際損失為準
編輯:    作者:李勇   來源:   發布時間:2014-07-22
基本案情:
  2012年7月中旬某日14時許,犯罪嫌疑人王某在本市南明區某手機專賣店,用一臺舊三星手機將該店里的一臺新的三星手機調包。經鑒定,舊三星手機價值人民幣540元,新三星手機價值人民幣2100元。
 
分歧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盜竊罪的金額應以被害人實際損失金額為準。本案系調包型盜竊案,犯罪嫌疑人王某為盜竊財物付出了540元的代價,且這540元已歸被害人所有,被害人實際損失應該減去這540元,本案涉案金額為1560元。
  第二種意見認為:盜竊罪的金額應以犯罪嫌疑人盜取的金額為準。本案盜竊的對象是價值2100元的三星手機,犯罪嫌疑人王某的舊三星手機作為盜竊時其所使用的犯罪工具,雖然具有540元的價值,但是本案盜竊金額應以王某實施盜竊行為獲得的財物價值的金額計算,不應減去這540元,本案涉案金額應為2100元。 
 
筆者意見
  同意第二種意見,盜竊數額應以犯罪嫌疑人實施盜竊行為取得財物數額為準,不應以被害人實際受到的損失為準。理由如下:
  根據主客觀相一致的原則,行為人實施盜竊行為取得的財物數額最能反映其犯罪的本質。在認定盜竊犯罪數額時不應扣除犯罪成本,也不應以被害人實際受到的損失為準,而應以犯罪嫌疑人實施盜竊行為取得的財物價值金額來計算。本案中,行為人王某主觀上就是為獲取手機專賣店價值2100元的財物,而并非扣除犯罪成本后,最終實際獲取的經濟利益差價。
  從犯罪客體來看,王某的行為侵犯的是手機專賣店對價值2100元的新三星手機的所有權。如果將舊三星手機的價值540元從中扣除,就意味著王某侵犯的僅僅是手機專賣店對價值1560元財物的所有權,這顯然與案件事實不符,也不利于打擊犯罪。
從犯罪的客觀方面來看,王某的犯罪目的就是要盜取手機專賣店價值2100元的財物,而絕非是所得利益與“犯罪成本”之間的差價。王某用價值540元的舊手機掉包價值2100元的新手機,這個舊手機只是王某實施調包盜竊行為的一種手段或工具。 
  綜上,無論是從犯罪客體、犯罪的客觀方面,還是從主客觀相統一的原則出發,只有把犯罪嫌疑人實施盜竊行為取得的財物金額作為盜竊罪的金額,才能真正反映行為人犯罪的本質,才符合社會公眾對盜竊罪的價值判斷。
凯萨帝国试玩 广西快乐十分今日开奖结果 ag捕鱼平台 武汉晃晃最新版下载 竞彩比分手机客户端 一肖中特,刘伯温精选资料 太行山西麻将临汾版 疯狂飞艇彩票是官方开的吗 nba比分直播188 股票的涨与跌 陕西推倒胡麻将规则 大发快三彩票破解软件 七乐彩走势图表近50期 百搭麻将百搭图片 股票购买规则 好玩的棋牌游戏打钱 胆码6拖码11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