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治理網絡訂餐平臺背后亂象
編輯:王月月    作者:李微   來源:正義網   發布時間:2016-09-02
  近日,經媒體曝光,無證、臟亂餐飲黑作坊擠進百度、美團外賣推薦等外賣亂象進入人們視線。北京市食藥監局隨后表示,部分網絡訂餐平臺對大量店鋪未盡審查公示義務,現已固定證據,將立案調查。

  一邊是“手指動一動,美食送上門”的方便快捷,一邊是網絡訂餐平臺背后存在的“餐館無證、廚房衛生臟亂不堪、多店一鋪、偽造證件、網絡顯示照片與現實照片完全不同”現狀,豐滿的理想和骨感的現實讓越來越多想享受網絡訂餐便利的人們無所適從。網絡訂餐平臺為何亂象頻出?如何監管網絡訂餐平臺?如果受到侵害,消費者又該如何維權?為此,記者采訪了相關專家。

  網絡訂餐平臺為何亂象頻出

  其實,早在今年“3·15”晚會上,中央電視臺就曝光了網絡訂餐平臺存在的諸多問題。然而,還不到半年,媒體再次曝光了類似問題。

  之所以頻繁被曝出亂象,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分析,近兩年網絡訂餐平臺發展壯大,將線下分散的實體散戶商家網羅成了一個產業。一方面,這些網絡訂餐平臺在創業初期為吸引更多商家入駐,放松監管要求,導致平臺內商戶良莠不齊,泥沙俱下。另一方面,因為入駐平臺的商家數量巨大,暴露出的食品安全問題也隨之被放大。他告訴記者:“新生事物在發展過程中難免會出現問題,雖然我們并不愿意看到出現亂象,但這也是新事物發展的必經階段。”

  今年7月13日,國家食藥監總局公布了《網絡食品安全違法行為查處辦法》(將于10月1日實施),據悉這是全球第一個專門針對網絡平臺食品安全交易的政府規章。“我國的O2O(全稱Online To Offline,又被稱為線上線下電子商務)送餐市場發展已遠超歐美日,我們遇到的問題大多是伴隨快速發展而來的,與滴滴等網約車平臺發展相似,網絡訂餐平臺也將逐漸走上正軌。”朱巍說。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院長周友軍教授則認為,無證照商家不是新出現的,但是網絡訂餐平臺的出現讓無證照商家的數量迅速擴大。消費者是通過訂餐平臺找到這些商家的,訂餐平臺審核不嚴,甚至為了發展,放縱一些不合乎要求的商家進入,難辭其咎。

  如何監管網絡訂餐平臺

  據悉,對美團、百度、餓了么等三大網絡訂餐平臺的立案調查已不止一次。今年以來,北京市食品藥品稽查總隊和海淀區食藥監局先后4次對美團網的開辦者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給予查處,先后2次對百度外賣、百度糯米的開辦單位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進行查處。

  每次媒體曝光后,網絡訂餐平臺便將無證照商家下架,可沒過多久,新的類似問題又重新出現,周而復始。如何監管網絡訂餐平臺,終結這種“貓鼠游戲”?

  周友軍認為,監管網絡訂餐平臺,一方面要求行政執法部門嚴格執法,加大執法力度;另一方面,網絡訂餐平臺也應提升監管能力,在準入環節從嚴審核,沒有合法資質的不允許入駐平臺。他認為,通過修改食品安全法,頒行網絡交易管理辦法、網絡食品安全違法行為查處辦法,我國網絡訂餐領域的法律制度日趨完善,食品安全得到了制度上的保障。但是網絡訂餐的監管仍然有待進一步完善,尤其是應當強化事前和事中的監管。可以創新監管方式,如媒體報道的上海市浦東新區市場監管局在網絡訂餐行業實施“互聯網+信用監管”模式,消費者通過第三方平臺進行網絡訂餐時,在餐廳列表頁和詳情介紹中點開“臉譜”圖標,來自浦東新區市場監管局的證照登記信息和相關檢查信息便一目了然。

  朱巍也認為,對商家建立信用評級制度能夠更好地解決問題,“建立信用等級制度可以讓商家更愛惜店鋪的聲譽,不僅要建立企業信用、個人信用、網絡平臺信用,還要將線上信用與線下信用聯系起來。”

  匯佳律師事務所主任、中消協律師團團長邱寶昌認為,監管網絡訂餐平臺也需綜合治理。他提出三方面建議:一是鑒于網絡交易相對傳統交易更具隱蔽性,應在立法層面加大對網絡食品交易安全的處罰力度;二是鼓勵消費者監督商家,網絡訂餐平臺可以設立消費者舉報有獎活動,也要鼓勵消費者在遇到糾紛時向工商管理部門投訴,向消協舉報,甚至向法院提起訴訟;三是重獎“深喉”舉報,行業內部知情人士的舉報更有價值,獎金可以與對被舉報商家的處罰數目掛鉤。

  權利受到侵害,消費者如何維權

  有公開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北京市食藥監局投訴舉報中心共收到對三大網絡訂餐平臺的投訴舉報228件,其中有關美團網的92件,有關餓了么的77件,有關百度外賣的59件。當美食變成“霉食”,當便捷帶來傷害,最終遭受損失的還是消費者。那么,如果消費者在使用網絡訂餐平臺消費后給自身造成財產損失,甚至是人身損害,又該如何維權呢?

  如果遇到糾紛,邱寶昌建議消費者首先起訴網絡訂餐平臺,如果網絡訂餐平臺不能提供商家的真實情況,需要承擔連帶賠償責任。“這種案件的辦理與傳統的線下維權案件相同,消費者留存好相關證據即可,可以去侵權行為人(商家)所在地或侵權行為發生地的法院提起訴訟。”

  朱巍認為,從傳統法律觀念來看,網絡訂餐平臺是網絡信息服務提供者,僅對應知或明知的侵權行為或無法提供真實聯系方式的商家行為承擔責任。但出于公平正義考慮,也出于“互聯網+”的發展規律考慮,越來越多的立法傾向于讓網絡訂餐平臺承擔主體責任,既包括先予賠付責任,也包括代為承擔責任的替代責任方式。消費者保存好小票、聊天截圖、付款截圖等證據,可以請求網絡訂餐平臺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即使無證照商家被下架,合法權益受到侵害的消費者依然可以要求網絡平臺承擔賠償責任。當然,訂餐平臺賠付之后可以找商戶追償。
凯萨帝国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