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在消防部隊滅火救援中的運用初探
編輯:吳玲    作者:李世永   來源:法制生活網   發布時間:2017-05-23

  “大數據”平臺,是對特定的大數據集合,集成應用大數據技術,獲得有價值信息的行為。隨著經濟社會的飛速發展,消防部隊承載的工作任務量也隨之不斷增加,在抓好整個社會面火災管控的基礎上,一方面要抓好城市、農村的火災撲救工作及社會群眾事務服務,另一方面要做好道路交通事故救援、各類災害事故的處置等急、難、險、重的救援任務。但受編制限制,滅火救援工作面臨著人少事多、站少警多、點多面廣等矛盾,滅火救援工作任重道遠。為此,筆者結合對大數據的學習領悟,就如何應用其核心功能全面提升部隊戰斗力,談幾點粗淺看法。

 

  “大數據”是深化消防部隊戰斗力改革的必然需求

 

  大數據是消防部隊信息化建設的發展方向,是信息化引領消防部隊滅火救援戰斗力提升的必由之路。在消防工作實踐中,由于消防部隊滅火應急救援任務多元化的特點,涉及的數據存儲海量化和類型多樣化,針對災害事故特點、戰斗力量、道路交通、水源供給、保障物資、后援力量等大數據進行處理分析,是消防部隊應用大數據的優勢,也是當前消防部隊信息化建設的重點。

 

  在提升消防部隊滅火救援能力上,歸納起來主要有三個方面:是破解消防警力不足的有效舉措。隨著經濟社會的加速發展,城市基礎設施建設遠遠跟不上發展節奏,特別是消防隊站設置不足、消防人員警力有限,技、戰術的運用還是處于發展階段,一旦遭遇重大火情或災害事故,打時間戰、人海戰的情況居多。加大消防部隊執勤備戰的信息數據、社會資源和互聯網資源信息的整合和處理,能夠迅速定位警情,安排恰當的警力和裝備,確保快速準確地處置,很大程度上減輕警力負擔。是增強滅火救援指揮調度針對性的有效依據。大數據基于政府部門和公共服務領域的應用,通過分析實時采集的救援單位的信息,針對圖片及信號等信息的反饋情況,通過大數據平臺,分析更多來源更復雜的數據,在混雜的救援單位信息中,發現趨勢,預測走勢,及時為作戰指揮提供直觀的參考,修訂應急處置方案,下達準確的作戰命令,可有效推動提高現場作戰指揮的決策水平。是提高作戰效能評估效率有效載體。大數據的價值在于預測,在于預測非特定因素的未來趨勢,使人們能更加容易地把握事物規律,更準確地預測未來。在滅火救援過程中,大數據平臺針對各部門搜集到的各類信息進行自動分類、整理、分析,通過搜集匯總災情、人、車、裝備、交通、消防員個人信息,利用系統、科學、前瞻的理論體系和分析思考,作出準確的評估,從而改變憑經驗、靠直覺、拍腦袋的決策模式。

 

  “大數據”時代背景下提升部隊戰斗力的思路探討

 

  “大數據”平臺在作戰實力調度上的運用。對作戰力量的掌握和評估,是每一場戰斗取得決勝的最基本因素。大數據平臺通過強大的動態數據收集、分析,直觀顯示出當前戰斗實力,為每一場戰斗的成功奠定堅實基礎。存在的問題:通過對當前我們處置的多起重大滅火應急救援任務情況進行分析,從消防部隊內部看,由于消防監管范圍廣、承接任務多,隨時隨地都處于戰斗狀態,在接受重大警情任務時,不能夠保證每一支隊伍、每一項需求的裝備都能及時趕赴現場增援。支隊作戰指揮中心在第一時間接受警情時,根據對報警人的形容、作戰指揮長個人經驗和現場可能發生的情況,第一時間調集x個滅火編隊、x個救援編隊趕赴處置,然而對出動編隊應出動的號員、車輛、攜帶的器材只能有一個全面的了解,至于裝備是否到位、是否處于在崗,狀態都只有一個“規范”上的掌握,如到達災害現場,未能啟用有效的裝備,再次進行調集的話,很大程度上延誤了戰機,造成更大的損失;從多種形式救援力量上看,其他應急聯動單位的執勤警力動態數據不是由消防部隊掌握調集,消防部隊只能是在有需求的時候,啟動應急聯動預案,逐個單位臨時電話通知,然而對該救援力量的人員在位情況、裝備完好情況等信息均不得而知,盲目地詢問、查找,如此多次反復電話溝通,不僅消耗很大的精力,特別對戰斗的快速有效展開耗費過多的時間成本。應對措施:對動態執勤力量的掌握,及時、準確調集力量是每一場戰斗取得勝利的必要環節。因此,我們必須通過“大數據”平臺,著重搭建好三個平臺:統一接處警平臺。將公安現役消防隊、企業專職消防隊、政府專職隊、鄉鎮聯防隊、各級應急聯動隊伍等消防力量納入到消防部隊的119接處警平臺,統一受理和處理警情,優化力量調集模式,靈活運用等級力量調集、預案調集、“一鍵式”調集、按裝備調集等多種調集模式。執勤實力調度平臺。利用物聯網技術實人員車輛進出、出警實力、救援物資裝備的自動動態上傳,對全市的應急救援聯動力量,有一個包括公安現役隊伍、多種形式消防隊伍和社會聯動力量的位置分布、人員結構、隊伍執勤力量、車輛裝備、滅火劑量、戰備物資等動態信息的全方位掌握,通過獲取力量的位置、數量,實現在指揮中心和終端平臺上的實時全景展現,及時為重大執勤救援力量調派提供有效的科學依據。可視化接警平臺。充分依托公安部門的可視化大數據平臺,針對報警人員所處地點,及時調集周邊交通管網可視化系統或天網系統,及時對發生事故的單位有一個外觀上直觀的查看,同時要同步接入重點單位建筑消防設施監測系統,結合語音識別技術自動錄入案件信息,通過可視化提升接處警效率。

 

  “大數據”平臺在作戰效能評估上的運用。對作戰效能的精確評估,決定了戰斗的成效,也很大程度上避免各種不安全因素的發生。在大數據時代,效能的評估將日益基于數據和分析作出,而不總是基于經驗和直覺。存在問題:在現有模式下,滅火救援行動中的效能評估基本上處于空缺狀態,救援現場往往情況特別復雜,一分一秒都不容拖延,在面臨重大決策時,更多的是憑借現場指揮員或救援專家的經驗,對情況進行一個粗略的評估,一旦存在一些不可預見的因素,會對評估結果帶來影響,嚴重的情況下,往往會造成不必要的人員傷亡,帶來更大損失。應對措施:快速調取處置單位動態情況、消防員個人狀況、城市市政保障等相關信息,是對災害現場做出準確評估的重要依據和途徑。規劃最優的路徑導航。在接警出動的過程中,通過俘獲GPS監控系統數據,同步運用至終端GIS,通過接警定位、人工定位和單位定位(重點單位)的方式復合實現線路規劃,規劃應能根據消防車輛行駛路線,增加道路寬度、通行條件閾值進行智能判定,并能根據行駛情況預算到場時間,并推送至指揮終端。同時通過搭接的市政信息大數據系統,并迅速調集市政道路交通情況,優化警情定位技術,結合道路消防車可達性、交通實時狀況、矢量地理信息平臺實現消防車最優路徑模型的計算,通過移動終端實現車輛的自助導航,合理規避交通擁堵,規劃出最快速、最便捷的行車路線,確保能第一時間準確趕赴災害現場;構建標準的水源供給。針對災害現場能預見的各種情況,通過自來水公司管網壓力檢測、重點單位可利用水源、天然水源、消火栓流量和區域火災特點綜合分析區域水源是否處于缺水狀態,并向指揮調度平臺發送消防水源預警信息。同時,針對現場需要的斷電、切斷燃氣等情況,及時調取災害事故范圍內的地下管線、變電站等市政公共設施數據,并針對周邊小區、物業、建筑、賓館住宿等各類數據,及時做好疏散引導;準確掌握社會單位及周邊情況。針對數據需求,實時將檢查獲取的消火栓位置、壓力和重點單位的全景照片、平面、立面、重點部位、消防水源、演練視頻以及檢查時間等信息自動上傳至大數據平臺。一方面能及時掌握重點單位基本信息、消防組織、建筑情況(含三面圖紙、全景和室內全景)、消防設施、重點或危險部位、消防安全管理、火災自動報警信號、自動噴水信號、消防泵啟動后的壓力和流量、單位內部視頻、消防控制室等信息等信息。另一方面能準確了解作戰現場環境數據:包括現場氣象、有毒氣體和溫度信息。采集內容包括:現場風力、風向、溫度等動態氣象信息和有毒氣體、污染物擴散信息,災害對象溫度分布信息,確保打有準備的仗;適時掌握消防人員個人信息。利用功能手環,在日常業務訓練中,通過二維碼采集的使用者信息,GPS信息、心律、脈搏等個人基礎數據,作為使用者戰斗現場是否能勝任此項任務的判定依據。

 

  “大數據”平臺在作戰行動指揮上的運用。滅火應急救援行動的制勝要訣在于“快、準、穩”。科學地規劃救援行動是戰斗得以迅速展開實施的關鍵。大數據平臺條件下,通過信息數據的匯總,制定出災害事故處置動態模型,并通過現場直觀的圖像及信號,實施準確部署,精確打擊要害。存在問題:在重大救援行動現場,由于面積廣闊或情況復雜,現場指揮員對災害現場的了解很多情況下都是通過外觀、偵察人員反饋、報警人員敘述等方式,作戰行動的部署也是通過上述反饋信息進行部署,或依據前期制定好的應急處置預案展開。例如,在天津爆炸火災現場,現場指揮第一時間只能調集出前期收集單位的基本情況、消防設施、生產工藝以及所有危險化學品的所在位置、種類、數量、用途、存儲方式、危險性等信息。同時,在復雜的救援現場,通訊也往往跟不上救援需要,信息上傳下達也會受到影響,往往會造成不必要的損失。應對措施:在大數據平臺下,執勤中隊無需翻閱紙質滅火救援預案,動態滅火救援預案通過大數據平臺自動獲取單位概況、單位圖紙、安全責任人、防火監督人員、建筑物消防設施運行實時情況、重點部位和全景圖像等基本信息,利用類型預案數據庫和計算模塊,結合現場情況和動態信息生成災害事故處置的流程、指揮程序、技戰術措施、力量部署、聯動力量、戰勤保障以及安全注意事項等災害處置輔助決策信息,作為指揮員調集力量和力量部署的依據。依托災害處置模型生成力量調集和部署、技戰術措施、聯動單位和專家庫信息、作戰安全評估和注意事項等作戰輔助決策信息。并依托GPS/北斗精確定位技術,現場指揮員可以根據GIS地圖和現場全景圖像,通過可視化的接處警界面,采用所見及所得的方法,直接以“一鍵式調度”的方式實現對現場人、車輛和裝備的精確部署。救援人員只需要確認力量部署,按照審核流程對預案進行現場評定、熟悉、審核上傳即可,指揮人員可以利用手持終端直接查看調用,準確實施救援,確保快速處置,避免多做無用功及引起更大的危害。

 

  運用大數據提升消防部隊戰斗力還需解決的問題

 

  目前,大數據應用與發展還處于起步階段,無論是軟件技術、硬件設備還是軟硬件一體化的技術,要想借助大數據深化消防部隊戰斗力改革并取得突破,需要我們收集大量的數據并做出行之有效的分析。當前,在明確運用大數據深化消防工作發展方向的基礎上,高度重視并著手在大數據應用實踐中找準切入點,著力解決好三個問題。

 

  形成完整的數據需求報告。大數據應用是對特定的大數據集合,集成應用大數據技術,獲得有價值信息的行為。對于不同領域、不同企業的不同業務,甚至同一領域不同企業的相同業務來說,由于其業務需求、數據集合和分析挖掘目標存在差異,所運用的大數據技術和大數據信息系統也可能有著相當大的不同。因此,我們需要樹立正確的問題導向,收集的數據才是有用的,必須對自身功能需求有一個完整的概括,才能夠有針對性地實施“大數據”戰略,落實全警采集、全員錄入,不斷信息儲存量。

 

  建立完善的功能分析平臺。如果沒有高性能的分析工具,大數據的價值就得不到釋放。我們要充分依托公安部門“公安云”項目,整合消防一體化數據資源,獲取公安各警種、供水、供電、住建、社會單位等可利用資源數據,實現數據高度共享,結合消防業務需求,堅持服務基層,服務實戰的需求,綜合應用大數據、云計算、移動互聯網、物聯網等技術,按照“警務云上、數據強消”的要求,抓好消防云的建設與應用、PGIS平臺的深度開發應用、視頻數據的整合挖掘與應用,實現模塊化、集成化、科學化、可視化的數據處理平臺,實現滅火救援調度指揮科學高效。

 

  引進高素質的技術型人才。除了大分析的新技術,我們還需要引進新人才。只有通過專業的數據需求分析,才能有針對性地開展信息采集錄入工作,大數據時代對分析人才例如數據科學家的需求將激增,盡早開始人才儲備也是確保工作穩步發展的基礎條件。因此,當前的一個迫切需求就是招收一批有經驗、有知識儲備的人才,并通過逐個帶動,才能更好地實現大數據服務消防工作發展的最終目標。(作者:李世永 貴州省消防總隊貴陽消防支隊支隊長)

凯萨帝国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