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法治媒體做強政法新聞的幾個意識
編輯:吳玲    作者:龍立瓊   來源:法制生活報   發布時間:2018-08-31
  【摘要】在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國家戰略部署中,做好法治宣傳工作是其中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在此背景下,無論是傳統媒體,還是新媒體,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和義務,特別是對于法治媒體而言,迎來了法治報道的最好時代,也迎來了自身不斷發展壯大的春天。在此良機之下,如何將政法報道做得深入、專業、有效,樹立媒體自身的公信力和權威性,這是一個老問題,卻也是一個新挑戰。近幾年,《法制生活報》遵循著“貴州省唯一的法制類專業媒體”的角色定位,在政法新聞報道的形式和內容上做了一些初步探索,為平安貴州、法治貴州、過硬政法隊伍建設營造了良好的輿論氛圍。

 

  【關鍵詞】法治媒體 宣傳思維 政法宣傳 深度報道

 

  法治新聞是新聞報道中的一個重要領域。在依法治國成為國家治理的根本遵循時代下,法治新聞有了良好的生存沃土和空間。而法治媒體在法治宣傳上占據了天然的優勢,一個是新聞傳播專業的優勢,另一個是在法治內容專業上的優勢。

 

  今年8月,黨中央召開了兩個重要會議,一個是21日至22日召開的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一個是24日召開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習近平總書記在兩個會議上發表了重要講話。作為媒體,對這兩個會議精神的學習和貫徹將是下一步工作的重中之重。作為法治媒體,如何結合這兩次會議精神,做出具有特別滋味的法治報道,是值得每一個法治記者思考的問題。

 

  本文將以《法制生活報》近幾年在貴州政法機關開展工作的成效為切入點,探索傳統法治媒體做強政法新聞報道需要樹立的幾個思維。

 

  準確把脈宣傳訴求,尋求最佳契合點

 

  “依法治國”是一個宏觀概念,涵蓋了一個國家經濟社會、文化科技等方方面面,《法制生活報》是一個帶有“法”字的媒體,在一個如此寬泛的領域如何細分出自己的報道目標,以此求得在法治媒體中的立足之地,這份報紙經歷了曲折的摸索。

 

  2006年,由當代貴州傳媒集團正式接管后,明確將《法制生活報》的主要報道重點放在全省政法機關,做真正服務于政法工作的專業媒體。這一定位在今天看來,是準確的,因為他與政法機關的宣傳訴求高度契合。

 

  近幾年,隨著經濟社會的不斷發展和改革的不斷深入,各種社會矛盾尖銳突出,刑事案件高發,政法機關的工作、政法隊伍備受社會關注,在互聯網時代,稍不注意,就容易陷入社會輿論漩渦之中,因此,主動出擊,積極加強與社會大眾的溝通和聯系,獲得群眾對政法工作的理解和支持,樹立政法機關良好的社會形象,提升群眾安全感和滿意度,就成為政法機關迫切解決的宣傳需求。正是在這樣一個時代背景下,《法制生活報》的定位為政法機關和讀者架起了一座溝通橋梁。

 

  《法制生活報》這幾年一直秉持“權威、專業、實用、有趣”的編輯方針,以報道法治新聞、記錄法治進程,聚焦政法工作、關注社情民意,弘揚法治文化、傳播法律知識為己任,深耕細作,力求與政法機關的宣傳訴求同頻共振,不斷提高自身的專業報道水平,從而逐漸成為貴州法治宣傳的輿論主陣地。

 

  近十多年來,政法機關對宣傳的訴求發生了巨大變化。上世紀80、90年代,受限于傳播渠道的狹窄,以及歷經改革開放的洗禮后人們對于法制建設的需求不斷上升,法治新聞一度受到讀者的追捧,那時,受眾關注的興奮點主要是大要案件的報道,很多政法機關的工作人員也熱衷于把這些案件的偵破過程寫出來,向媒體投稿,滿足受眾揭開政法機關神秘面紗的心理渴求。

 

  但是,隨著信息時代的來臨,以及法治理念不斷深入人心,一些執法中的瑕疵可能在一夜之間被無限放大,從而將政法機關卷入輿論漩渦,有的甚至影響到執法的公正性,因此,對于案件的報道,政法機關變得更加理性和慎重。特別是近幾年,基層政法機關更加意識到案件報道給社會治安防范、群眾安全感等方面帶來的負面效應,因此,對于案件的媒體宣傳提出了更加具體的要求。

 

  雖然對于案件的宣傳更加理性,但是政法機關對宣傳的訴求和重視卻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他們不再滿足于碎片化、零散化、淺顯化的宣傳,取而代之的是希望媒體對本地區先進工作經驗、工作成效、典型人物等方面做系統報道、深度報道。而《法制生活報》在滿足這種宣傳訴求上在省內媒體中占據了優勢。

 

  2007年“6·26”國際禁毒日前夕,《法制生活報》采寫的《省門之下的禁毒之戰》系列報道,在眾多媒體中脫穎而出,受到了省禁毒總隊的充分肯定,也為該報以后在禁毒宣傳方面的報道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初步展現了法治媒體的專業水平。

 

  內容的王者之氣來自于活水源頭

 

  “內容為王”是現在媒體提升公信力、影響力、引導力的前提,是媒體最后呈現給讀者的產品,但是要讓稿子具備王者之氣,就必須緊緊抓住采編這把寶劍,通過扎實的采編工作,去獲取“活水源頭”。

 

  “內容為王”一定程度上就是政法機關所說的深度報道。近幾年來,《法制生活報》一直重視內容建設,通過加強定期專題策劃力度、精心謀劃版面、及時點評稿件等方式,做到“三貼近”。

 

  “涉淺水者得魚蝦、涉深水者得蛟龍。”為了加強對基層的報道和溝通力度,2010年,《法制生活報》從有限的工作人員中,抽出業務能力強、工作作風扎實的同志分派到全省9個市州開展工作,并且做到相對穩定,保障了報紙與基層政法機關溝通及時、聯系廣泛,提升了品牌美譽度和知名度。

 

  總結這幾年的工作經驗,筆者認為,深度報道是通過展示宏觀背景,對新聞事實進行分析(包括因果分析)、解釋或預測并達到相當深度的報道的總稱。其實現路徑為:采訪體現深入性,思想體現深刻性,視野體現宏闊性,背景體現厚重性。作為傳統的法治紙媒,在“全民皆記者”的現實狀況中,緊握深度報道這張王牌,就可望在與以碎片化傳播為主要特征的自媒體的競爭中勝出。

 

  深度報道歷來廣受業界人士和受眾青睞,可以說是媒體及媒體人核心競爭力的標志。因此《法制生活報》在策劃深度報道,采編人員在組織深度報道中,需要注意培養幾個思維意識:

 

  第一、用宏觀思維捕捉重大題材

 

  宏觀思維則是突破和超越了所觀察、報道的事物本身,跳出就事論事的框框,從更大的時空范圍對事物展開縱向和橫向的思索,可以捕捉住重大題材,對大的事件、全局的情況作綜合的分析和宏觀的鳥瞰。

 

  在深度報道中,對豐厚的背景材料的使用、分析和解讀,是報道實現深度的重要環節,從某種程度上甚至可以說,沒有豐厚的背景材料就沒有深度報道。現在的政法工作面臨的形勢較之以前發生了深刻變化,采編人員只有對相關的背景作系統的、詳細地了解,才能準確把握報道的方向,確保輿論導向正確。

 

  與宏觀思維相對的則是微觀思維,它僅局限于所觀察或所報道的事物本身,一般用于突發性、動態性的新聞事件,比如政法機關開展的某項活動、某種專項工作的啟動儀式等,在認識上缺乏深度和廣度。

 

  第二、用系統思維作全方位掃描

 

  系統思維又是多向度思維,它主張從各種不同的方位認識、研究對象的多方面、多層次、多種聯系及可能,要求立體式地思考,對新聞事件作全方位掃描。可以讓讀者對新聞事件的認識達到一個新的境地。

 

  特別能夠顯示出深度的報道,是追根溯源,不斷探尋造成特定結果的深層次原因,從而滿足受眾不僅希望知道發生了什么、而且想知道此事為什么發生的新聞需求。多維的視角能真實、準確地反映新聞與客觀事實之間的關系;從整合的專題報道而言,多維的設置能全面、精準地表達專題所涵蓋的全部內容。

 

  與系統思維相對的是單一思維,這種思維模式局限于新聞事件內在因素及其規律的分析和認識。在新聞報道中,這種思維方式讓產品比較容易呈現碎片化、單薄化。

 

  第三、創造性思維增強可讀性

 

  創造性思維是從新的思維角度、程度和方法來處理各種信息和問題,從而產生新的思維成果,它讓稿件可讀性增強,也讓讀者更易于理解新聞事實,提升宣傳效果。

 

  創造性思維能夠提升報道的穿透力、豐滿新聞作品的靈魂。打開媒體報道的新維度,指的是一種視角,而不是一個固定的數字;是一項判斷、說明、評價和確定一個事物的多方位、多角度、多層次的條件和概念。

 

  與創造性思維相對的是慣性思維,其在新聞稿件中,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但是在全媒體時代,僅有這種思維方式是難以適應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深度報道的思維模式運用中,往往是多種思維模式的綜合運用,緊緊確保主題圍“我”而轉,形成以“我”為主導的輿論漩渦,充分體現報紙的主流價值。

 

  參考文獻:

 

  1、丁柏銓:《新聞記者》2014年第10期

 

  2、周海燕:《調查性報道采訪與寫作》

凯萨帝国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