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觀察:貴陽取消“限購限行”滿兩月 反響如何?
編輯:喻玉    作者:龍章榆   來源:人民網-貴州頻道   發布時間:2019-11-12

  人民網貴陽11月12日電  2019年9月12日,貴陽市宣布廢除《貴陽市小客車專段號牌核發管理暫行規定》。9月16日,貴陽宣布市內機動車號牌將不再分原段號牌、專段號牌和普通號牌,所有貴A號牌車輛實施統一管理,取消“開四停四”限行規定。


  實施了近8年的“兩限”取消、放開,頓時“刷爆”了貴陽市民的朋友圈。而作為目前全國實行限購政策的省市中,貴陽作為首個取消限購的城市,該政策一經調整,便引發了全國關注。


  政策調整對市場刺激如何、對交通管理方面帶來哪些改變?記者進行了走訪。


  取消搖號,汽車市場成交量穩中有升


  2019年6月,國家發改委、商務部、生態環境部聯合印發《推動重點消費品更新升級暢通資源循環利用實施方案(2019-2020年)》文件,提出要著力破除限制汽車消費的市場壁壘,嚴禁各地出臺新的汽車限購規定。


  8月27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加快發展流通促進商業消費的意見》中提出:“實施汽車限購的地區要結合實際情況,探索推行逐步放寬或取消限購的具體措施。


  9月10日,貴州省發改委等九單位也聯合下發《省發展改革委等九單位關于促進汽車消費市場持續健康發展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提出2019年貴陽市號牌發放量在2018年基礎上增加3萬個以上,并根據具體情況實時取消小客車專段號牌搖號。


  多項政策先后出臺,致力破除汽車消費限制,激活汽車消費市場。外界普遍認為,放開限購有助于提振市場,對于已全面放開限購的貴陽來說,市場短期反應怎樣?


  宣布取消搖號政策正是九月,但限購“松綁”似乎并沒給貴陽新車銷售市場帶來“金九銀十”。在貴陽孟關汽車城,一名主流自主汽車品牌4S店的銷售人員告訴記者,九月到十月,相比前兩個月與去年同期,咨詢人數稍有增加,但成交量還是差不多,“大家都感覺不到太強的變化。”


  一直觀望的貴陽市民張先生說,取消搖號的確給許多市民買車降低了門檻,但并不會刺激自己馬上出手,買不買主要還是看優惠力度。


  為何刺激效果并不太大?走訪中,貴陽多家汽車經銷商人員認為,除去市場大背景以及貴陽消費水平等因素,相比其他限購城市,貴陽限購、限行范圍本來就相對較小可能是重要原因之一。


  記者了解到,貴陽原有的限行政策僅限老城區十公里范圍內的一環區域。其中,一環內需要通過搖號獲得的小型客車專段號牌,才準許駛入。而禁止駛入一環路的普通號牌,核發數量并不受限制。


  與此同時,近年來原限行政策實際上也是在不斷寬松:一方面,2018年,貴陽市普通號牌車輛實現“開四停四”進入一環,專段號牌“剛需”作用降低。另一方面,專段號牌指標不斷增加,2019年,貴陽專段號牌搖號指標每月增加700個,到今年七月,貴陽指標和孟關指標的爭奪比例已到8:1和5:1。這意味著,“買車容易搖號難”現象在貴陽已不是非常突出。


  雖然政策調整短期內新車市場未出現“爆發式”反應,但隨著貴州“推進新能源汽車消費”“加快繁榮二手車市場”等系列配套優惠政策的“多管齊下”,貴陽汽車交易市場還是稍稍泛起波瀾。貴陽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反饋的數據顯示:2019年9月12日至10月12日辦理機動車業務量(注冊、轉移、轉入)35072筆,與同年上月(8月12日至9月12日)相比,增長1277筆,增長率為3.78%。


  放開限行,市區交通壓力相對平穩


  由于受到自然環境、汽車保有量增加、建設施工等因素影響,貴陽長期面臨著突出的交通矛盾。2011年7月,貴陽對機動車實行“限號限行”,致力于緩解當時的交通壓力。


  實施近8年后,9月23日,貴陽市限牌政策進一步放開,機動車號牌不再區分原段號牌、專段號牌和普通號牌,所有貴A號牌車輛實施統一管理,小型客車按照機動車號牌(含臨時號牌)的最后一位阿拉伯數字分為五組限行,原來普通號牌“開四停四”的規定不再執行。


  與對車市的反應相對平淡相比,貴陽市民對進一步放開限行的關注更為熱烈,“會不會越來越堵?”是討論最多的問題。


  “是否堵‘老火’還是看當天情況,總體感覺高峰期一環是比以往車多一點,要慢一點。”出租車司機王師傅說,以往限行針對的是一環區域,取消限行后一環車多緩行的情況會有增加,但考慮到最近老城區多處集體施工等因素和結合全市跑的總體感覺來看,全市還是算平穩,“沒有很夸張。”


  10月底,高德地圖聯合“國家信息中心大數據發展部”、“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等機構共同發布《2019年Q3中國主要城市交通分析報告》,報告顯示,今年三季度,貴陽市高峰期平均車速為25.36km/h。


  對此,記者以取消限行后的一周時間為樣本,對高德地圖實時大數據情況進行觀察,數據顯示,11月1-7日,高峰期貴陽市平均車速為27.66km/h,與上季度數據上的確并無太大差別。


  實際上,當前,貴陽市路網結構已經在不斷完善。貴陽市公安交通管理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限號限行8年來,觀山湖區等新城已建成,貴陽市城區面積不斷擴大,一環內10平方公里區域占城區面積的比例在縮小,隨著一環內區域高度集中功能的疏解,一環內區域對外圍組團的交通吸引已經大為降低。


  同時,當前貴陽市地鐵一號線、中環BRT快速公交的建成運營,使得貴陽市公交服務水平在提升。目前,貴陽市公交分擔率已經從原來的26%提升至35.2%,地鐵一號線每天乘坐人次為14萬,綠色出行比例也在提高。“根據高德地圖的同期數據,貴陽交通健康指數今年為45.56%,與去年相比提高了4.0%。大環境是向好的方向發展的。”該負責人說。


  然而,放開限行規定,伴隨著是當前市內地鐵、花溪大道施工等重大建設項目,貴陽市區特別是老城區的交通矛盾仍然突出,壓力還是存在。貴陽公安交通管理局方面表示,對此,在政策調整后,交管部門會繼續提升交通管理的精細化水平,對部分交通壓力突出的路段、區域等適時采取單向交通、流向禁限、尾號限行、車種限行等針對性的措施,最大程度提升交通出行環境。


  記者手記:新規落地期待更多配套同步


  自2018年5月起,我國汽車市場開始出現下滑跡象。至2019年前三季度,汽車市場整體表現仍顯下滑態勢。在此背景下,“放開限購,車市能火嗎”的問題,聚焦到了貴陽市場。另一方面,作為全國知名“堵城”,進一步放開限行,“交通表現會怎樣?”的貴陽答卷也同樣讓各地充滿期待。


  實際上,關注取消“兩限”是否能激發市場活力促進地方經濟發展,或是期待新規適應新的交通發展格局,提升社會民生福祉,更多眼光還需關注到是否有配套措施同步落地。因為,市場發展活力依賴于營商環境的更加優化,而良好的交通環境,也需要更科學持久的交通治理方法。


  可以看到的是,從2019年6月貴陽在落實公安部“放管服”新10項便民利民服務措施的基礎上,主動額外增加云車服機動車抵押登記“零跑腿”系統、機動車轉籍檔案免費郵寄等2項放管服舉措;到今年9月6日,貴陽多部門聯合發布全國首個駕駛人誠信系統。


  再到11月1日,貴陽啟動對駕乘人員不系安全帶和開車撥打接聽手持電話等現象開展全面治理,成為全國治理“后排安全帶問題”走在前列的城市……政策調整前后,無論是在國家標準上主動做服務“加法”,或是在交通治理上創新做“全國首個”,貴陽密集配套了系列舉措,為新規出臺提供了有利條件。


  那么,從長遠看,期待新規更好的“落”下,效果變得更“實”,不妨期待未來更多的配套同步實施。(龍章榆)
 


 

(編輯:喻玉)

 
凯萨帝国试玩 福州股票配资·杨方配资专业 哈尔滨麻将怎么玩图解 广东11选5网上购 山东的十一选五图 海南麻将 上噶什么意思 足球比分即时比分 - 捷报比分 qq游戏四川麻将外挂 什么会影响股票涨跌 欧洲杯即时赔率澳门 11选5遗漏河北 p2p理财平台排行榜 篮球球探比分直播 广西快乐10分走势 配资如何控制风险 nba篮球比分直播直播吧一一 f1赛车速度有多快